找回密码
 仅供申请编辑注册
涨姿势 首页 必阅 鸡汤有毒 查看内容

孟烦了与小醉的爱情

编辑小悦 发表于 鸡汤有毒 2015-8-2 20:4010208 人围观, 0个评论 收藏

解读《团长》角色孟烦了--孟烦了和小醉

小醉 

  孟烦了和小醉

  即便后来知道小醉是妓女,孟烦了心沉了沉,就又回来了,因为小醉是个年轻貌美又善良、内心干净的女人。《团长》的编导特别强调女人身上的这种干净,哪怕她是个妓女,这显然也是一个象征。但永动机的损毁,在孟烦了的心灵中留下永远的创伤,越美好的东西,他越不敢去碰。小醉就是孟烦了想要而不敢要的那片美好。

  孟烦了对小醉说,他没有能力养活她。他把小醉推到情敌张立宪的怀里,因为他不能给她张立宪可以给她的手表、银元和承诺。其实小醉并不在乎物质,孟烦了偷了她的钱,下次去的时候发现她又在原处放了新的钱(小说情节)。我们也看到迷龙的选择,只要生活起来,日子总能过下去。而孟烦了究其根,就是个想得太多、行动能力太少的小知识分子。他不想承担责任,不想做一件事,总能找到说服自己的借口。孟烦了觉得不能给小醉饭吃所以不能占有她,更多是他给自己的托词,基于他一个善良却是错误的主观认识——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下意识:他觉得美好到他手里必遭毁灭,所以他宁愿把美好让给别人。这还是出于他无法克服的自卑感。

  在法场上,小醉不顾一切来看他,他终于喊出了心里话:“我是你爷们儿!我们也要弄一张迷龙家那样的大床,一个大房子……”他大约真的以为他要死了,他才能把他平时没有勇气说的话大声喊出来。在小醉的问题上,孟烦了并不是没有担当,当他的父亲说“这是我家,风月浮萍之人,不得入内”时,孟烦了一把拉回小醉说:“您得让她进来,这是您儿媳妇。”

  孟烦了对小醉说,我长这么难看,不能给你饭,我算什么男人?小醉在这个问题上非常成熟,知道怎么安慰一个受伤的男人。孟烦了对自己的感情就更无奈。心里非常想和这个女孩儿上床,但觉得自己是真爱这个女孩儿,如果我和她上了,我不就变成嫖客了吗?孟烦了是内心非常干净的人,总觉得自己的同袍兄弟在看着他。”张译说。小醉能直接看透孟烦了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但孟烦了却看不透她,是因为孟烦了式的男人陶醉在极端个人主义的自我压抑和自我悲壮中,根本看不见他这样给小醉带来的委屈。小醉也很无奈,爱她的两个人都生活在乱世,且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他们似乎都很爱她,处处为她一辈子的幸福着想,却不知道她只想和自己的爱人好好地过日子。

  背水一战前,孟烦了跑去小醉那里耍活宝,逗她开心,却仍不敢给她任何承诺。张立宪也跑来小醉家门口,发出悲悲戚戚的真情表白,孟烦了冲出去把他一顿暴捶说:“我们都是要死的人,回不来了,你有什么资格骗取一个活人的眼泪?!”当听到他讲出这句的时候,就恍然理解,为什么小醉真爱的是孟烦了。她可以对张立宪呼呼喝喝,但在孟烦了面前就变成什么都怕做错的小女人。因为她看得透他,她对他说:“哪个男人都讲自己了不起,但是我晓得,他们做不来。你咽下那么多鬼气,你都不说,你顶天立地。”在电视剧里,负伤的张立宪在地堡自杀了也情有可原,他死于绝望,因为那天的相见,小醉仍然没给他希望。在小说里,小醉后来跟了张立宪,受到殷勤的照顾。孟烦了再次见到她,写到“她看着我,连惊异都没有,她开始微笑”。当时小醉大着肚子,张立宪投诚做了解放军的上校团长,也不知道是否能躲过后来的内战和“文革”。此时,孟烦了已经学会不光靠耍嘴皮子,而是踏实做事(允诺给父亲打造安静的天地),他经历很多了,死也死过好几次了,却仍然认识不到生命的无常。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别猴急